2019年3月19日 星期二
当前位置:首页>>审计文苑

我眼中的改革开放

发布时间:2019-01-02 09:10 作者:游琴玉 编辑:州审计局

我对于改革开放的最初印象,来源于父亲讲述的那些故事。

父亲说,恢复了高考制度,富农家庭出生的他,有机会上了高中,这是他一生最幸运的事情之一。但父亲也说,上学的日子太难,吃的只有红薯、萝卜,穿的只有打着厚厚的补丁衣服,学校严寒的冬天,父亲从来没有钱买炭火取暖。我听着心酸,他却总乐呵呵的庆幸说:“还好后桌的同学家里相对富裕,总是带着十分旺盛的炭火,我总厚着脸皮蹭火烤……”

父亲高考失利了,家里没有钱供他复读,因此无缘大学梦。故此,我生长于农村,对于改革开放的感受也大都源自农村。

出生于八十年代的我,上学的时候已经能够吃上米饭,不再像父亲那样饿着肚子上学,还能有每周三块钱的零花钱。父亲说,这都归功于改革开放包干到户的好政策,让村民都分到了田地,提高了耕种的积极性。但因为经济作物稀少,加上交通十分闭塞,自家种植的农产品基本不能变现,邻里乡亲的,每年都会因为交不上农业税而惆怅。直到2006年,国家全面取消农业税,欢颜笑语充满了整个村子。到后来,种地可以领取越来越高的良种补贴,再后来,村里还组织成立了合作社,引进企业发展起了产业,村民种植茶叶、烟叶和药材,养猪、养鸡……能享受免费的技术指导,还不愁销路,收入也有了保证。父亲总说,多亏了国家的好政策,生活才充满了希望。

在父亲的眼里,我的生活是幸福的,有钱上学,还不会饿肚子,他总拿我享受的美好生活与他自己困苦的经历相比较,以告诫我珍惜机会,努力学习。

然而,于我而言,上学的路并没有那么美好。不满六岁的我开始上学,需要翻山越岭步行约五个小时。因为离家太远,只能寄宿学校,在我的记忆里,是有那么一点苦涩的。回想每一次离家上学,母亲不停的叮咛,父亲却总是“狠心”的催促,我不敢回头,既因为不舍离开父母一周时间,也因为害怕上学的路途遥远。那时候开始,我便盼着有一天汽车可以到我的家门口来接我去上学,然而直到大学毕业,我的愿望终究没有实现。直到前几年,村子里传开消息说我们村的公路要开工了,我高兴得几乎雀跃。其实我知道,父亲肩挑背驮几十年,大概比我更加兴奋,但他似乎说不出其他的,只说“精准扶贫搞得好啊”,言语里压抑不住的激动。今年夏天,家门口终于贯通了水泥公路,家里显得格外热闹了些。

儿时的记忆里,小病小痛从不舍得花钱上医院,摔了跤、砍伤了、烫伤了,自己随处扯一把蒿草、草药嚼了敷上,或者索性用一些土方法,似乎还没有健康的概念。小学六年级那年,家里发生了一件让父亲几乎奔溃的事情,父亲的胞弟发生了意外,高额的住院费用让原本双双残疾的家庭走到了绝望的边缘,作为兄长的父亲义不容辞挑起重担。那些日子我几乎没有见到父亲,母亲说他四处凑钱给叔叔治疗,还自己给叔叔献血,身体几乎要垮掉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那一段日子,只记得再次见到他时,他疲惫、消瘦的样子,让我的心不停的抽搐。直到农村合作医疗的政策全面落实,家人才开始不再谈医色变。

我眼里的改革开放四十年,不仅仅是家里种的地、家门口的道路、家里人的医疗,还包括邻里乡亲、家家户户越来越干净漂亮的院子,厨房里清澈的饮用水,完全免费还能享受补贴的义务教育,身在千里之外依然能日日与父母“见面”的移动网络,以及村民们茶余饭后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……

责任编辑:州审计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