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5月23日 星期三 恩施  多云转阴 16℃~22℃   优
当前位置:首页>>审计文苑

记忆中的年味

发布时间:2018-02-27 08:47 编辑:州审计局

“红萝卜,咪咪甜,看到、看到、要过年,娃儿要吃肉,大人没得钱……” “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”,小时候,我们一放寒假就天天掐着指头数日子,盼着早一天过年,沉淀在旧日时光里,年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过来。

小时候的年是热闹的,记忆中的年是“扫扬尘、杀年猪、磨豆腐、做甜酒、推汤圆、打糍粑、炸酥肉、贴春联、穿新衣、堆雪人、打雪仗……”

我记忆中的年就是从“扫扬尘”开始的,每年从腊月二十四过小年开始,年味就浓了起来, “腊月二十四,掸尘扫房子”,每到这一天,家家户户都要打扫环境,清洗各种器具,拆洗被褥窗帘,特别是楼顶上因长期烟熏火燎、蜘蛛织网留下的残网到处吊着,我的记忆中这就是所谓的扬尘,这时大人们就会给我们用旧报纸折一个尖尖的帽子,在竹林里找一些细的竹枝扎成把,让我们扫扬尘,我们便会小大人一样的认真的清扫,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按民间的说法:因“尘”与“陈”谐音,新春扫尘有“除陈布新”的涵义,其用意是要把一切穷运、晦气统统扫出门,这一习俗寄托着人们破旧立新的愿望和辞旧迎新的祈求。

记忆中的年味,是原味的豆腐脑。民谚称:"腊月二十五,推磨做豆腐。" 因豆腐的"腐"与幸福的"福"谐音,寓意着祈"福"。二十四的晚上,母亲就会找出几斤黄豆,把杂物捡出,再用一个盆子,把黄豆浸泡好,二十五一早上就开始推豆腐,哪时的磨子是两块岩石,岩石间凿着深深的槽,上面的岩石上中间有一个洞(放黄豆的地方),旁边有一个地方安着一个木端(俗称磨抓),妈妈主扒,我们兄妹就帮忙挞手,一个负责往磨中喂黄豆,一个负责帮忙推。边推边唱“推豆腐、接舅舅、推粑粑,接嘎嘎”磨完后,还要滤豆浆,用一个十字架,四角系上一个包袱的四角,把十字架用根绳子吊在房梁上,这时母亲就把磨好的豆浆舀到包袱内,我们就掌握着十字架摇,边摇边唱“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”把豆浆和豆渣分离出来后,就等着母亲煮浆点浆了,当母亲把生浆倒入锅内煮沸,把烧好的石膏碾成粉末,冲入刚从锅内舀出的豆浆里,我们早就拿着一个碗守在旁边,母亲总是会舀上半瓢豆腐脑给我们喝,我们砸吧着嘴,总觉得真是世间美味了,味道和现在喝的豆浆、豆腐脑大不相同,原汁原味不加糖,那种超浓郁的豆香味,现在是怎么都体会不出来的。

记忆中的年,是看父亲写春联贴春联,到了大年三十这天,家家户户都会写一幅春联贴于门上,那时的父亲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,到春节前,父亲总是会买上许多的红纸,备上笔墨,写上几幅春联送与乡亲邻里,有的人家也会自己备上红纸,要父亲写上几幅。我们家的春联往往要等到年三十早上,父亲才会要我们帮忙磨墨,在堂屋里支上桌子,现写现贴,那时感觉父亲好伟大,提笔略一思索,便挥毫写下无数对联,我们便忙碌着往家中大门上、柱子上贴,贴上春联,感觉耳目一新,新年新气象就从这里体现出来了。

记忆中的年味,是围炉夜话守岁,那时没有电视,也没有春晚,一家人吃过团年饭,便是搬来最大的柴,把火烧得旺旺的,意味着红红火火,一家人围在火炉边,先是我们向父亲汇报一年的学习情况,背百家姓、三字经,然后就是讲故事,猜谜语,每讲一个故事,就奖励5角到一块钱,看谁讲的故事多,再就是由父亲出谜语,谁猜对了,也奖励,金额不等,偶尔,我们也会出谜语要父亲猜,如果他猜不出来,也要给我们钱,因为父亲在外面工作,长期不在家,能在过年时和父亲一起说说天,说说地,感觉真的好幸福。

那些美好的年味是一去不复返了,如今的春节,少了些大雪纷飞的影子,过年时,总是匆匆忙忙,不用再亲自扫尘,推豆腐了,都是请人打扫,在集市上买上几块豆腐,贴上现成的对联,随着通信的发达,科技的进步,记忆中围炉夜话拉家常也被手机所替代,长辈看着春晚、晚辈玩着手机,曾经的无话不谈也再找不回。  

年味,作为中华民族一道永恒的风景,传承着中华民族古往今来太多的民俗文化,如今,时代在变,传统也在变,无论怎样变化,但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没有变,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大家对年味的感受也不同,有人说逐年淡去,有人说依然很浓,人到中年的我,静静回忆过去那浓浓的年味,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眷念。(鹤峰审计局 胡丽芳)

责任编辑:州审计局